【梁紅星】外邊的世界很精彩-梁紅星海外稅務經歷紀實——在荷蘭設立華為全球控股中心

荷蘭曾經在17世紀享有“海上馬車夫”的稱號,其影響過世界的貿易。即使在現在,荷蘭仍是歐洲重要的海運、空運物流中心和金融中心,其國際化程度很高,咨詢服務業也很發達。荷蘭人文明素質很高,對外國人也很友好。阿姆斯特丹更是一個歷史和現代完美結合的城市,其公共交通便利,運河縱橫交錯,風景宜人。

blob.png

blob.png

華為由于開拓世界各個區域和國別市場的時間先后不同,情況不一,因此,全球各地當時設立的公司也比較復雜,層級交錯。隨著華為業務全球化逐漸形成,華為最高管理層決定要規范和統一公司的全球治理結構,即在荷蘭成立一個全球控股中心。因其結構涉及不同層級國家的當地稅制、相互之間稅收協定和具體特殊的法律實體形式,因此相當的復雜和專業,就像是一個瑞士勞力士手表,其機芯內的每個齒輪都要咬合到位,緊扣運轉,才能精準報時。

從2007年9月到2010年8月,我被華為從非洲調派到歐洲,常駐荷蘭阿姆斯特丹任歐洲片區稅務總監,同時還兼任荷蘭全球控股中心的稅務總監。我其中一個重要職責就是落實荷蘭控股中心和推進全球轉股工作,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必須直面應對。我只有利用所有途徑,跑步上崗,盡快勝任。

當時我們分別聘請了國際“四大”會計事務所的安永和德勤。安永協助荷蘭控股中心的落實和相關轉股工作,德勤幫助做相關轉讓定價事宜。我反復研讀和領會安永和德勤出具的專業報告和咨詢意見。我的歐洲稅務團隊也有兩個當地的稅務經理,一個經理對公司稅和并購業務非常熟悉,另一位經理是歐盟增值稅的專家。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隨時虛心地向他倆求教。他倆都是律師出身,對公司法、商業合同條款非常熟悉。而我則對財務有較好的理解和一定的經驗,因此我們在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上正好互補,互相學習和促進。另外,在我們華為控股的團隊中,法務經理王潤蕾、財務經理謝緒平(Ricky)和我組成“三劍客”,我們配合默契,互相啟發,效率很高。全球著名的荷蘭國際財稅文獻局(IBFD)就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我們華為荷蘭控股也是其會員。因此,我可以從IBFD資料庫里查閱所需的詳細稅收資料。同時,IBFD也經常召開非常專業的研討會,一般都是由OECD的稅務專家或“四大”的資深合伙人來講解,我每次參會都有啟發和收獲。我自己也非常地刻苦,買了很多相關專業書和資料,來惡補我專業知識的不足。我認真學習和研究了歐盟稅法,特別是參與免稅(Participation Exemption Ruling)的詳細規定。我研讀和比較與荷蘭簽約的幾十國家的稅收協定,特別是對股息、利息以及受益所有人的條款(LOB)。我也學了很多的公司法的知識,特別是荷蘭聯合體(Coop)的法律形式。由此,我領略了荷蘭及歐盟這些發達國家稅法的復雜、精致和規范。我的眼界大開,提高很快,隨后這也鍛就了我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國際稅專家。

blob.png

記得當時為了保證華為控股的免稅待遇,我們需要向當地稅務局提交一個預約稅收裁定申請(Advance Tax Ruling)。在安永的幫助下,我們把相關資料和申請在稅務局指定的網站上傳,隨后就得到了稅務局的收到確認。我心里一直很納悶,這個重要稅務申請,當地稅務局應該給一個正式的書面批復呀,到底行不行?我心里還是不踏實。隨后我們從安永和相關稅務局的官員那里了解到:在荷蘭,納稅人申請稅收優惠是件很普遍的事情。一般來說,只要納稅人申請的資料齊全、真實,當地稅務局就只會確認收到,表示納稅人的申請符合程序要求,納稅人就可以自動享受相關稅收優惠。若是納稅人申請資料不全,或稅務局認為有誤,稅務局就會及時通知納稅人補充資料或作進一步的說明,這類似于中國的稅務待遇備案制度。但是,如果日后當地稅務局在檢查中發現納稅人申請資料作假,將會追回納稅人所有已經享受的稅收優惠,還要對納稅人進行重罰!也就是說,荷蘭稅務局給我們的收到確認,就是說我們申請資料過關了,可以享受稅收優惠了,就這么簡單!

在我以往的經驗中,無論在中國,還是在非洲國家,當地稅務局每年總會有各種稅務檢查,至少會有年終檢查及匯算清繳,而且每次稅務檢查,當地稅務局總會查補一些稅款。記得我在荷蘭的三年期間,只收到一次當地稅務局的稅務檢查通知書,在該通知中,告知我們要提供的相關資料清單和檢查的具體時間。我當時心里還是比較緊張和擔心,于是馬上召集我的兩個當地稅務經理,商量如何積極準備和應對即將到來的稅務檢查。

我問道:“我們是否需要安排專車接送?”“不需要,他們會自己開車或打的來的。”當地稅務經理回應道。

“我們是否需要安排專人在場全程陪同?”“不需要,他們會自己檢查,不希望我們在一旁打擾他們的獨立工作。”該經理還是否定的回答。

我們是否需要在中午給他們安排午餐?如工作午餐?”“不需要,他們不會接受的”另外一位經理也是否定的回答。

“那在他們臨走時,是否需要給他們送一點公司的禮品?”“更不需要,那將被視為行賄行為!”該經理更是加強了他的否定語氣。

看著他倆一致的否定回答,我一臉茫然。他倆明白了我的擔心,隨即安慰我說,“我們平時已經做的足夠好了,您不用擔心,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隨后,荷蘭當地稅務局的兩名稅務檢查官員如約而至,準時到了我們公司。我們在一間事先預定好的辦公室里,把所要求的財稅資料整齊、有序地擺放在一個長辦公桌上,除了桌上擺放了幾瓶礦泉水外,當地的員工還是按照我的叮囑,給他倆遞過去兩杯熱咖啡。按照當地兩位稅務經理的事先提醒,我只給那兩個稅務官員遞交了我的公司名片,隨即就離開了那間辦公室,也沒有安排任何人再進那間辦公室。那兩個稅務官員大概用了1個半小時,很快就完成了檢查,隨后他們就自己開車走了。他們來去匆匆,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那次檢查后,我始終也沒有等到以往心中所希望的結果,即得到荷蘭當地稅務局的那種正式的書面檢查報告。我隨后了解到:如果當地稅務局檢查企業沒有問題,稅務局就不會出具任何的審核意見或者檢查報告。這還就驗證了那一句西方諺語:“No news is good news”(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正是荷蘭稅務局的這種“無為”和親民,體現出了荷蘭政府的“廉政、高效。”換句話說,荷蘭稅務局對納稅人的誠信充分信任,納稅人也對稅法充滿敬畏。在日常嚴格的稅務遵從和管理中,稅企之間由此形成了一個透明公平、公正法治下的互動良好關系。

為了盡快推進華為全球各國公司轉入荷蘭控股中心,我們加班加點工作已是常態。因華為深圳總部及很多國家與我們荷蘭的時差很大,我們需要晚上加班與總部和這些國家對接工作,我們自己戲稱是在夜總會(夜夜總開會)工作。記得有一次,快到年底了,有一個國家要給荷蘭控股報送稅審資料。因為稅審資料對于當地國申報繳稅,進而確定轉股價格,在荷蘭控股合并報表都非常重要,要保證準確、合理和及時。又因該國在當地稅務局有轉讓定價的預先約定(TP Country File)。也就是說,當地一個有限責任的華為銷售公司,每年的利潤不可能是巨虧和暴利,要保持一定合理的利潤幅度,不然,當地稅務局就會質疑,甚至做大額的納稅調整和補稅。而華為各國的會計數據和相關憑證都要集中上傳到片區財務共享中心,最終由該區域共享中心來進行匯總和編制財報。區域財務共享中心一般會根據相關的會計政策,統一做一些公共費用的分攤和特殊事項的處理。但就某個國家的當地稅務合規來看,這里面有很多的“財稅差異”需要做一些合法、合理地調整后,才能申報繳稅。但是該國的“財稅差異”太大,且是年終累計的數據,我憑著專業判斷和以往的經驗與該國的財務主管及片區財務共享中心的相關同事,三人三地就相關項目數據一一進行復核和校對。我們一直改了5版的稅審資料,從下午一直改到深夜。

blob.png

我們華為荷蘭公司的保安是雇用第三方保安公司,晚上加班若超過一定時間,保安人員就要清理工作人員,不允許留人在辦公樓。因為我經常加班,保安人員和我都比較熟了,他就善意的提醒我,太晚了,該離開了。我懇請保安再給我一些時間,我會抓緊趕完的。又過了一段時間,保安又來敲我的辦公室門,這時已快到晚上12點了,我不得不離開了辦公室。此時公司的班車早已走了,市內公共汽車也停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去趕最晚的末班有軌電車。但是還要在中間路程轉一次電車,才能間接繞彎回到公司宿舍。我一路小跑,大約10分鐘趕到了離公司最近的有軌電車車站,車站已空無一人。好在我沒有等一會兒,就來了最后一班有軌電車。我走進車廂,也只有我一個乘客。為了安全和不寂寞,我走到車頭,在靠近司機的地方坐下,給司機打了個招呼。或許天已經很晚了,司機也很寂寞,于是我倆開始閑聊搭話;

“你是中國人嗎?”

我很佩服他的眼光,說道:“是的。”

“那可是很遠的一個地方?”

“在中國,天都快亮了”我補充道。

“你這么晚才回家呀?”

“公司有一個急活兒,我加班了。”

“辛苦了,加班有不錯的加班費吧?”

“我希望是這樣!”

“圣誕節快到了,你可以與家人團聚,好好快樂一下子了”,

“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

隨后,司機指著車廂里掛著的糖果吊袋說。“你可以提前嘗嘗圣誕禮物。”

“好的,”我隨即從掛著的網袋里拿出一個巧克力塞進嘴里。“味道不錯,謝謝!”

就這樣,您一句,我一句,不知不覺有軌電車就到了中轉的車站。

我立刻下車,跑向另外一個站臺,站臺上又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再看看時間,已經是半夜12點半了,所有的有軌電車也已經停運了,沒有辦法,我只好步行回去了。中轉車站到我公司宿舍還有十幾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沿著公共車道加快了步伐,希望能早點到家。此時路上空無一人,一片寂靜。路上還有剛下的積雪,只能聽到我“咯吱,咯吱”的踏雪聲。荷蘭的治安很好,我并沒有特別的害怕,不用擔心搶劫。月光如鏡,照亮了前方,我不怕走錯路,掉進河溝。只是一路走的時間太長,感到格外的孤單和憋屈。我捫心自問:“這么辛苦,到底為了啥?又有誰知道?”只有星星知我心吧。大概走了一個多小時,快到半夜2點了,我終于回到宿舍,全身已經濕透。我先把鬧鈴上好,然后倒頭就睡,我知道過不了多久,我又要去趕公司的早班車了。因為一大早,我必須要把那個稅審資料準時上傳,不能延誤!

在我離開華為很多年后,我查閱到一篇公開發表的有關華為控股的文章。那是一位華為外部人--申發偉寫的“企業集團的全球稅收籌劃--華為全球稅務籌劃的經驗與啟發”(《中國總會計師》2017年第9期)。在該文章中,作者將華為全球架構(中國-香港-荷蘭-各國家)和相關稅收籌劃做了簡要的介紹,特別引用了華為2015年和2016年公開財報數據,對華為全球有效稅負率做了比較。他得出結論:“華為公司近兩年所得稅稅負率分別為12.9%和13.4%,低于我國所得稅稅率25%,也低于我國高新技術企業優惠稅率15%,處于較低的水平,華為的全球稅收籌劃非常成功,值得深入研究。”無獨有偶,一個好的全球稅收籌劃,不僅要省稅,更要兼顧合法和穩健,經受得住時間的考驗。近些年來,歐美國家若干著名世界級公司在激進的稅收籌劃下,安排的控股框架(如愛爾蘭和避稅地的“三明治”架構)卻被媒體頻頻報出負面新聞。這些公司屢屢被相關稅務機關查補稅款,大額罰款,也影響了企業的聲譽。相比之下,從2008年至今,十多年過去了,華為的全球控股架構從未發生過稅務方面的負面新聞,作為華為當時全球控股推動和落實的親歷親為者,足以因此欣慰和自豪。

blob.png

2019年8月初的一天,時任荷蘭華為控股的負責人李紅濱女士到北京出差,她請我和王潤蕾在北京國貿的一家大飯店里聚餐,我們久別重逢,一起回憶起在荷蘭控股的那些日子,李總頗為感慨地說道:“老梁,您們當時在荷蘭控股做了很多的工作,對華為的貢獻很大,你們是真正的無名英雄,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多年以后,聽到老領導對我們當時工作有如此高的評價,一句勝千杯,我心已醉,足矣!

blob.png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產業服務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体彩四川金7乐中奖达人 宁夏11选5中奖助手 阿里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怎么海南飞鱼视频开奖 冰球突破豪华版上分技巧 澳洲幸运10哪里的 a8真人百家乐赌博 2018091176青海快3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加奖 上海快三结果走势图 新西兰五分彩是官方彩吗 黑龙江11选5官网遗漏 福彩3d试机号查询 vr赛车彩票软件下载 两码中特2021 排列5开奖l结果走势图 10BET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