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紅星】外邊的世界很精彩——在烏魯木齊市稅務局涉外稅務分局的工作紀實

外邊的世界很精彩

在烏魯木齊市稅務局涉外稅務分局的工作紀實

1989年8月,我從新疆馬蘭基地部隊轉業,被分到了新疆烏魯木齊市稅務局工作。因為我在參軍之前就讀于新疆大學外語系,學的是英語語言文學本科專業,隨后我被分到新疆烏魯木齊市稅務局的對外稅務分局工作。從此與稅結緣,開始了我的涉外稅務職業生涯。

blob.png

然而,我在大學所學和在部隊的工作都與財稅無關,基本財稅知識和技能在我腦中是一片空白,我只有從頭學習并要盡快掌握,否則難以勝任工作。我只有利用我所有可以利用的工作業余時間,堅持自學和補課。那時最好的方式就是參加自學考試來強迫和督促自己學習。我于是開始報名參加自考會計本科考試科目并參加了輔導班。那時的會計還分不同的行業的會計:如工業會計、商業會計、建筑會計、還有專門的外商投資企業會計。再加上其他如財務管理、財務報表分析、成本會計和預算等科目,大概有20多門課程。這對于我來說,就相當于要再上一個財經大學的本科!我憑著部隊軍人的那股拼勁和毅力,只能知難而上!幾乎每個晚上、所有的周末和節假日,我都在自學或上輔導課。財會專業是個實踐性很強的課程,理論又非常枯燥和難懂,我僅僅看書、上課也是一時很難理解和把握。那時我就在掐著指頭算日子,何時才是個頭?何時才能學完和考過這么多的要求科目?

非常幸運,我得到了一個難得的實踐機會。那時我國改革、開放不久,只有很少的外資在新疆投資,新疆天山毛紡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毛)是當時新疆最大的外資企業,也曾被評為全國十大著名外資企業,我被烏魯木齊市稅務局對外稅務分局派往天毛做駐廠稅收專管員。那時稅務機關還沒有做到現在的稅收征、管、查相分離,稅收專管員是集征、管、查為一身。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如饑似渴地虛心向天毛財務部的老會計學習和討教,由此,我的財會知識和相關專業技能也在天毛得以較全面的鍛煉和提升。

記得那時候,我在學會計教科書時,對復式記賬,借貸平衡感到特別抽象,不好理解。當時還沒有彩印的教科書,對于紅字沖銷分錄,用黑色方框標識區別,感覺像是對逝者的署名。但是等到了天毛工作時,我才發現,所謂的復式記帳,就是在不同的兩個賬本上,分別就同一筆業務作對應的相同記錄。這時我才體會到會計復式記賬、借貸平衡的對應、精確關系。而我一直以為會計分錄的紅字沖賬,是先前做錯了分錄,隨后真是用紅色筆跡來做相同的記錄,表示沖銷,根本就沒有教科書上印記的黑框。記得有一次月末,我從分類賬本試著匯總做月結表,結果就差兩塊錢,總是對不平,我化了很長的時間,還是找不到出錯的地方。我恨不能自己掏出兩塊錢,貼進賬里,不再費那勁兒。但是天毛財務部的老會計一再叮嚀我說:“小梁,我們做財會的,職業要求就是要認真、細心,您不能遇事就急”。他憑經驗告訴我再去對對指定的幾個賬本的余額,果然,我找到問題出處,終于將賬對平了,那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專業成就感的喜悅!隨后。我還學會了如何做好業財融合,進行經濟活動分析。天毛的老會計每隔一個月就帶我去廠里的車間和庫房,進行盤貨,核驗物耗,統計殘次品。然后對工廠的成本、費用進行不同期間的差異比較,進而對報表進行分析。這些經歷使我切身的體驗到;要做好財會工作,不僅要做好本身的工作,還要對企業的業務的運作、工序和操作流程熟悉和知曉。要明白賬務和業務之間的客觀對應關系,要清楚企業財務指標之間的勾稽關系和內在規律。在天毛近一年的駐廠工作中,我從粘貼和審核原始憑證、記錄分類賬、再到匯總報表和進行報表分析,這種實地鍛煉使我對財會基礎知識有很好掌握,進一步對企業財務管理和內控又有了直切的體會,特別是對我以后再做企業的稅務征管,尤其是為后續的稅務稽查奠定了很好的實踐基礎,并切積累了實操經驗。

blob.png

天毛是港商唐翔千先生投資的,因此他們在香港設立了一個分公司。我們烏魯木齊市對外稅務分局每隔一年就要去深圳一趟,天毛香港分公司的財會人員將相關賬簿和憑證從香港帶入深圳,以便我們在深圳進行上年度的匯算清繳對賬和查賬。1992年的一個夏天,我有幸隨分局領導一起去深圳出差,去查天毛香港分公司的賬。與我們同行的還有兩位年長的財會專家,他們倆是新疆財政廳下屬的新疆注冊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師。那是我第一次去深圳,深圳特區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窗口,對我來說,充滿了神秘和渴望,我心里別提有多激動!等我一下飛機,手持特別通行證出了深圳機場,就立刻感覺到了視覺上的沖擊,這是與新疆是完全不同的感覺!深圳到處都是人流如潮,高樓如林,人們來自五湖四海,步履匆匆,都在忙著談生意,“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幅標語映入眼簾,很是震撼。“改革、開放”的窗口一開,不僅有新風(外來的資金,技術和人才),還有同時飛進來的“蒼蠅和蚊子”(黃、賭、毒)。我們入住的酒店就在深圳鬧市中心,天一黑,熱鬧的夜生活就開始了,當然也會有燈紅酒綠的角落…而那時的新疆烏魯木齊最高樓宇,也就是歌手刀郎《2002年的第一場雪》歌中唱到的八樓-即一棟只有8層樓的昆侖賓館。新疆地廣人稀,日子似乎過得很慢,天一黑,人們都回到了家里。這些都讓新疆與深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們團隊人員一般晚上不讓外出,若出去,也是集體一起喝茶、吃夜宵,絕不允許個人私自外出,參加任何娛樂活動。而且我們分局里還專門讓隨行的事務所穆老師與我同住一個標準間。我是此行團隊中最年輕的,穆老師論年齡和資歷,都是我們的長輩,我們都尊稱他為“穆大爺”。“穆大爺”每天晚上與我形影不離,甚至盯著我入睡后,他才睡覺。后來我才知道,臨行前,我們涉外稅務分局局長專門囑托了“穆大爺”,讓他盯好我,絕不能讓我在深圳有犯錯的機會,要保證我安全隨隊歸來。

我在深圳一邊看風景,一邊還是沒有忘了我的本職工作。我在查賬中發現,天毛香港分公司在上一年處置了一套房產,有財產收益。他們認為香港地區沒有資本利得稅,因此在中國內地(烏魯木齊市)也沒有做匯總申報和繳稅。我隨即將相關會計原始憑證,賬本分錄以及相關處理房產的合同和文件復印好,及時地反映給了帶隊領導。回到烏魯木齊市后,我們按照中國內地相關外商投資企業所得稅法的規定,要求天毛按照正常稅率全額進行了補稅。(1998年,國家稅務總局才印發了關于《內地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于對所得避免雙重征稅的安排》及《備忘錄》,隨后才有了相關香港地區境外所得抵扣的優惠稅率規定)。我第一次出差到深圳,就為我們對外稅務分局征收到了境外所得,這讓我們局的領導和老同事對我更加器重并重點培養。

當時烏魯木齊市涉及到財稅專業英語的企業和個人還是比較少,有一些外國企業在烏魯木齊市設立了代表處,首席代表往往是外派到中國常駐的外籍個人,還有當時中石化在烏魯木齊市的分公司有一些技術支持的外籍專家,個別大學有幾個外籍老師。還有一些企業或是需要向境外支付特許權使用費,或是支付境外貸款的利息,這些都涉及到預提所得稅和雙邊稅收協定待遇的事宜。這些外籍個人和境外支付的涉外稅務事項,雖然金額不大,但事關中國的稅收管轄,政策性很強。要把相關稅收政策解釋好,執行到位,也就需要專業英語的準確表達和順暢溝通。那時候學習財稅專業英語的資料很少,途徑缺乏。我基本上是靠自學,反復研讀我手頭僅有的一些資料:如中英雙邊稅收協定、中美雙邊稅收協定、外商投資企業所得稅法和實施細則的中英文對照、個人所得稅法及其實施細則的中英文對照、外商投資企業的會計制度的中英文對照、外商投資企業相關的公司法的中英文對照、還有一本我國國際稅元老周仁慶先生主編的《英漢常用稅收詞匯》,就是這本薄薄的詞典,我每天都要背誦它,對照查看它,幾年下來,這本詞典都讓我翻爛了,但卻讓我視為珍寶,留存至今。當時正值外商投資企業所得稅法和外商投資企業會計制度頒布實施不久,在《中國稅務報》上刊發有對外商投資企業所得稅法的連載講解。每一期刊發出來,我就馬上把它復印下來,認真地研讀和體會,然后就急切地等待著下一期……新疆財政廳當時恰好也對外商投資企業會計制度在做宣介,我也積極參加那個輔導班。每堂課我都認真聽講,做筆記,這種自學加聽課的學習對我提高很快。后來我個人體會到:就涉外稅收而言,書本專業知識與實際財稅工作的結合,普通英語向財稅專業英語的轉換,學以致用、反復研讀、本身就是提高學習效率和掌握相關知識點的最好途徑和辦法。當時限于客觀條件,雖然學習參考資料不多,但是少而精,便于我專注和強記,反而鍛煉了我快速學習新的專業知識的能力,也為我今后進一步學習和提高財稅相關理論知識,強化財稅英語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工作和學習之余,我還將自己工作學習的心得體會,寫成一些小豆腐塊兒的文章,試著向《烏魯木齊市稅務報》、《新疆稅務》、《中國稅務》等雜志投稿。剛開始,我投稿后,或是石沉大海,或是婉言被拒。但我并沒有灰心,一直堅持再寫新稿。終于,我的“疑慮籠罩著日本新稅計劃”、“關于合資企業對其外方應收賬款的稅務審計及有關反避稅處理的淺析”、“從齊稅官的茶杯說起”等文章陸續被《新疆稅務》和《中國稅務》雜志刊發,這對我是極大的肯定和鼓勵,也激發起我對相關稅收具體問題和實操結合的研究興趣,從那時起,我一直堅持寫作,對財稅理論作探索思考,對實際工作作經驗分享。

blob.png

在基層對外稅務分局的工作有苦也有甜。記得當時每月月初,到了納稅申報期,企業的辦稅人員都要到我們的涉外稅務分局現場報稅。那時還沒有現在稅務機關的網上申報和辦稅共享大廳。我們還都是人工接受和審核報稅資料,然后手工計算稅款,開具完稅證明。每月初,我和另一位稅務專管員同事都要接待和辦理至少四五十家企業的申報納稅。每天最多能給二十多家企業完成現場開票。在我們很小的一個辦公室內,企業辦稅人員擠得滿滿的,甚至都排隊到了辦公室外邊的過道里。我和那位同事,一邊不斷地按著計算器,一邊低頭填寫、開票、忙得不可開交。企業辦稅人員也不忍催促我,生怕我們一著急,會開錯票,更耽誤時間。特別是一到中午,新疆政府機關都有很長的午休時間,大概有兩個多小時。我們就在單位食堂吃午飯并在附近的宿舍午休。但是有很多企業的辦稅人員,在漫長的午休時間,可能也沒地方好去,所以他們只能待在我們辦公室的樓道里,靜靜地等著我們下午上班。每每想起那時的情景,我都有一種對納稅人說不出的內疚和虧欠。我能做到的似乎只有更加仔細,不要出錯,更加快點,不要讓他們長久地等待…企業辦稅人員也非常能理解我們的辛苦和感謝我們的努力,每次下午下班時,我們的辦公桌上都堆滿了煙支,糖果,還有水果…,這些都是企業辦稅人員自發留放的。盡管我們每次都提醒他們不要帶這些東西,但是每個月還是在重復著這種細微、溫暖的稅企人情聯系。天長日久,我們和每個企業的辦稅人員都比較熟了,也成了私交很好的朋友。至今回想起來,還是那么地美好和親切。相比來說,稅務機關具有權威性的稅收政策指引,擁有豐富的客戶資源,還有很多非常專業的人才,仍然是年輕人比較好的鍛煉和成長的平臺。我非常感激烏魯木齊市稅務局對外稅務分局給予了我那時學習財稅知識、掌握專業技能的最好機會,這也是我隨后職業生涯進一步發展的一個最佳起點。

blob.png

blob.png

1994年年初,國家稅務總局委托東北財經大學培養第一屆稅務系統在職全脫產的碩士研究生班,我報名應考,命運眷顧了有心人,我很幸運地考上了該班的研究生。1994年9月初,我就要離開生我、養我近30年的新疆了。我要從烏魯木齊到大連去讀研究生,全程坐的都是綠皮火車,中途還要從北京轉車,耗時將長達三天四夜,還是硬座。我帶上了所有我能帶的行李:大包小箱包括厚薄被褥、四季衣物、甚至還有臉盆和碗筷。雖然路途遙遠且辛苦,但是我卻充滿了信心,渴望著前往。在火車開動的那個時刻,故鄉的山慢慢隱去,故鄉云漸漸飄移,我像是從此告別了曾經的我,下一站,遠方有詩,將有我想終究要成為的自己!

作者系“一帶一路”稅收實務資深專家,北京稅海之星稅務咨詢有限責任公司 總經理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產業服務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体彩四川金7乐中奖达人 四川快乐12前二直选遗漏分析 福建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AS真人官网 贵州11选5选号宝典 河内5分彩走势图手机 as麻将助手真的假的 黑马真经 浙江飞鱼彩票怎么玩 招财鞭炮手机游戏下载 老子是特码猜生肖 极速时时彩开奖最快现场直播 南粤36选7中奖规则奖金 一波中特规律公式 极速时时彩全天人工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果